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浦江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61,637
  • 关注人气:61,3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那年,我们在北大荒谈蚊色变

(2019-08-13 08:39:58)
标签:

历史

文化

随笔

杂谈

分类: 随笔杂谈

最招蚊子的草甸子里割草场景(选自《珍贵的北大荒知青彩照》)  (图源网络)


那年,我们在北大荒谈蚊色变


       六十年代末到七十年代末,我下乡到北大荒十年,曾经历过很多繁重的劳动与生活的艰辛,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然而,直到现在还使我一想起来便头皮发麻、浑身发痒的记忆,就是当年那铺天盖地扑面而来的蚊群。我看过不少同时代北大荒知青和上一代北大荒垦荒者的回忆录,大多数人都对此景象均有所描述并谈“蚊”色变。
       记得上小学时,曾读过《暴风骤雨》、《林海雪原》等小说,看过《老兵新传》、《北大荒人》等电影,对小说和电影中描写的北大荒“三咬”有些印象。但是,真正感受到“三咬”的厉害,只有到了北大荒亲身体验后才能领教。
       小说和电影中都说北大荒有“三宝”:人参、貂皮、乌拉草。但是,北大荒又有“三咬”,那就是专门叮咬人的蚊子、瞎蠓和小咬。尤其是六十年代初期,北大荒还没有被大面积地开发时,到处都密布着森林、草甸子、湿地和沼泽,不但有很多野生的动物,更有无数的飞虫,其中对人侵袭最厉害的就是蚊子、瞎蠓和小咬了。
       瞎蠓,就是牛虻,有的比苍蝇大不多少,有的比几个苍蝇加起来还大,咬起人来可狠了。这些瞎蠓是在白天对人攻击的,尤其是太阳晒得人们汗流浃背的时候,好多瞎蠓就会围着你飞来飞去,不知不觉时在你身上猛地咬上一口,比扎针还疼。小咬,和瞎蠓相反,是连身子带翅膀也没有普通蚂蚁一半儿大的小飞虫。虽然它们很小,但威力却很了得,它们无孔不入,即便你穿着长衣长裤,扣紧衣袖,它们也会钻到你衣服里面去,钻到你的头发里面去,会把你叮咬得抓耳挠腮、六神无主。
       “三咬”中最厉害的当属蚊子了。蚊子是大家都熟悉的一种害虫,我原来知道的城里的蚊子,多是在夜间而且是在黑暗中才向人们攻击的。散兵游勇似的,当你熄灯睡觉时,它便飞来叮咬你,当你打开电灯时,它很快就飞走了,不知飞到什么角落里去躲藏,非常狡猾。而北大荒的蚊子就特别“勇敢”和“直率”了,而且它们是“大兵团作战”!说它们“勇敢”,是因为它们向人们攻击时总是“前仆后继”地不怕“牺牲”地进攻。说它们“直率”,是因为它们向你进攻时总是示威地高唱着“嗡嗡”进行曲,令人恐怖。
       刘禹锡曾写过一首《聚蚊谣》,足见从古到今人们对蚊子之畏惧。诗曰:“沉沉夏夜兰堂开,飞蚊伺暗声如雷。嘈然歘起初骇听,殷殷若自南山来。喧腾鼓舞喜昏黑,昧者不分聪者惑。露华滴沥月上天,利嘴迎人看不得。我躯七尺尔如芒,我孤尔众能我伤。天生有时不可遏,为尔设幄潜匡床。清商一来秋日晓,羞尔微形饲丹鸟。”
       诗中点出了蚊子的三大本性特征。一是偷偷摸摸、鬼鬼祟祟,“伺暗”、“喜昏黑”,天一黑便出来活动。二是善于聚众起哄,“大兵团作战”,“嘈然欻起”,其声“殷殷若自南山来”,好象从南山传来的隆隆的雷声。这里用雷声来比喻“飞蚊”聚集的鸣叫之声,虽带夸张,但却非常形象。三是心地歹毒,在花滴露珠、月色初上的朦胧中,乘人不备,利嘴相加,给人以突然伤害。人们对其无可奈何,只能暂时躲进蚊帐里去捱过一夜。   


 
实在搜索不到当年戴蚊帽劳动的图片,
权且用地处额尔齐斯河畔的北湾边防连战士头戴蚊帽巡逻的情景图片替代
 
 
       据我回忆,并不是每年夏天蚊子都是那么猖狂的。蚊子的猖狂期主要在我们下乡的初期,以后随着农场土地大面积开垦,草甸和水泡子逐渐减少,蚊子也在逐年减少。在每年夏季,蚊子特别多的时候,主要是阴雨天。北大荒夏季天大热且阴雨天的时间不长,但蚊子对人侵害之猖獗足以让你恐惧很长时间。
       记得刚到北大荒头几年,我在连队当拖拉机手。有一年,夏末秋初季节,雨水特别多。刚抢收完麦子,急着要翻地,拖拉机只能有选择地寻找一些稍干的地块先行作业。这个气候是最适宜蚊子活动的,特别是晚上点灯作业,等于自闯虎穴啊!当然我们是作了准备的,长衣长裤,袖口扎紧,头戴蚊帽,脚蹬雨靴,真是全副武装。只见拖拉机前方的灯光里,蚊子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犹如雪花、犹如尘埃,让人头皮发麻,心惊胆战。那时,我们连队的拖拉机翻地还未实现自动操作,把大犁是靠人坐在大犁上手动操作的。这样一面坐在车外,一面又是让拖拉机后灯灯光全程照着,把大犁的机手自然成了蚊群袭击的主要对象。好在这时全副武装,伤害还不大。
       但是,如果拖拉机和大犁出了故障,停车排除,难免露出双手,这时就要遭殃了。还有就是晚班在野外吃饭,更是一件两难的事情。晚上后勤送来晚餐,不吃肚子饿,吃饭就要遭蚊子叮咬。此时,但见蚊子自外而内,自内而外,自上而下,自下而上,自左而右,自右而左,冲进蚊帽,甚至冲进嘴里。大家自己拍打着自己的脸,一拍一手一脸的蚊子血。这些畜生,前后络绎往来交织,纷忙杂乱叫嚣喧哗,忽作散兵形,忽作密集队,“呜呜”声简直盖过拖拉机的轰鸣声。这时,有经验的老职工,会事先在田边割一些草,点燃后放出烟雾来驱赶蚊子,大家坐在下风头吃饭,虽然烟呛得大家咳嗽流泪,但总比蚊子叮咬要好一些。
       要说被蚊子咬的苦,其实我们这一代知青还不算苦。我听过一些老职工的讲述,以后又看了一些建国初期和六十年代初期北大荒垦荒老职工的回忆录,那才叫苦啊!如今城里的年轻人压根儿不会知道这些“蚊子的故事”,不会知道当年共和国老建设者们的创业艰难。
       但愿当年北大荒“呜呜”如雷声的群蚊乱舞,永远也不要再出现了,因为它对人类实在是个祸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897sb.com 662sb.com 612sb.com tyc838.com msc593.com
    116sun.com msc132.com tyc175.com 33.sb msc727.com
    sblive63.com bmw871.com 292tyc.com rfd66.com sun923.com
    沙龙国际娱乐网登入 bmw912.com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66登入 sun333.com suncity87.com